2007年10月7日星期日

藝術

中國人的瘋是看不出、猜不到有多瘋的瘋,甚麼也可炒賣,錢確實太多了吧!每見到到那位畫家作品又創拍賣新高!都有一陣的不悅。
甚麼西九!原來建好,我們就有藝術的修煉,這實在太教人感動了。
好高興有人重視文化,多謝哂。
這地方有時真會令人作悶嘔吐。

我無錢買李可染的真蹟,但我有一本他的畫集。
還有兩小冊懷素的狂字字帖。

6 則留言:

律 說...

利志達老師:很想用電郵(已留過)跟你繼續通信,向你學習,因為有許多東西不便明說。

老師你對世界是常抱持那種感覺:像有能者看著世局衰敗卻又無能為力的憤慨;我對於一切的感覺則是恐懼,而且是生理上的。我很羨慕老師的想法,雖然我並不真正了解老師。

max33 說...

文革的確很怪
有人說是領導人的錯
有人說是民主的極端後果

只為權力二字

吴洪文 說...

利先生你好!是否在忙着新漫画工作呢?希望你可放上一点草稿让我们LOOK LOOK!:)

利志達 說...

律君:不太明白你所謂的生理上的恐懼為何?對世界可以忿怒可以冷漠的,對於傻的人和事,動氣來幹嗎?倒不如在當中找尋好笑的東西,你說是嗎?

max33:對於文革,還是少說為妙,在今天「它」仍然定性未明,也許一世還不會有定性,下世吧。

卓翹loooos 說...

認同 利先生對文革的態度,
天安門的 毛像一日不拿下,
文革...也休提了...
希望兒孫會有看到的一日啦.

利志達 說...

卓翹loooos:老實說:文革這東西,我還是不太弄得懂,它令太多人瘋狂、破碎,太奇怪了,老爺不說話,我們來不得!好像釣魚台....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