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3日星期二

楊德昌

留下給世人如此的瑰寶,謝謝。
最喜歡你的『恐怖份子』,好勁。
我們會好好珍惜它們。

1 則留言:

Lily 說...

當年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那種長久又毫無出路的抑屈,身同感受. 尤其是小四最後的那句說話.

香港也是一個籠.

少年其實像無期徒刑,到長大了才知道有釋放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