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6日星期二

ZODIAC



自從『Fight Club』後,David Fincher就立於超然的肯定位置,即使人人也說隨後的『Panic Room』怎麼難看怎樣叫人搖頭失望,我倒覺得它不錯,還頗好看。其實只是人們完全的依然眷戀於『Se7en』、『Fight Club』兩片,一如M. Night Shyamalan的『鬼眼』後人人都好像要看一次又一次的鬼眼一樣,每次也要求一個超離奇的意料之外的結局,最後發現結果不是自己期待的便喊聲四起,這樣的才是氣死人。
今次的『Zodiac』一樣,喜惡非常的明顯,我是喜愛它的一份子。我倒享受這158分鐘,還有Donovan68年的『Hurdy Gurdy Man』真的好好聽!
在沒怎麼宣傳之下上畫已料到影片的不尋常,不是大眾的口味。Zodiac是美國60-70年代非常哄動的連橫殺手代號,不少人紛紛對「他」研究、追蹤,電影就是以當年身為報社漫畫家的Robert Graysmith一本專門研究Zodiac的書拍攝,若大家有心,不難找到已有很多關於Zodiac Killer的電影或紀錄片,也許可以當作黃德輝案件一樣,我們也拍過好幾套。
Robert Graysmith是其中一個付出時間、心力的人,費寢忘餐,置妻兒、工作不顧,當警察、記者等等都洩氣、心力殆盡、神經錯亂之時,他就以所有的精神全放各項資料之中,誓要找出誰是兇手,其實傻得要命,也好無謂。然而我們就是會把心神放在一種「喜愛」、「興趣」之上,不惜賠上大半生也為之,這樣的追尋教我動容,想來我們都不是在造相類的夢嗎?不是都心有不甘的去走自己認定正確的路?原來它大有可能是枉費的軋道,一種別人恥笑的行徑、所謂的無聊與無謂。
也許告訴我們,答案並非最重要。
這是關於「熱」。


11 則留言:

Rodrigo 說...

Oi, achei teu blog pelo google tá bem interessante gostei desse post. Quando der dá uma passada pelo meu blog, é sobre camisetas personalizadas, mostra passo a passo como criar uma camiseta personalizada bem maneira. Até mais.

慶強 說...

利生,關於熱,非常同意!!

慶強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吴洪文 說...

利先生你好!这个月中我会飞来香港一游.希望上次你介绍的书店能找到你的漫画.或者你可否介绍多几间书店给我,好让我多跑几间能买到更多你的作品!谢谢!

說...

我都覺得好好睇,好鐘意佢老婆問佢做乜要查,佢話:「我想知佢係邊個。」

利志達 說...

吳兄:其實要找我的書,真的不容易,最大機會都是往「Kubrick」找,但找到的也許只是近年的書,再舊些的恐怕很難哩,不如去拍賣網站試試。又,七月下旬我與Heineken/7-11會有兩款T-shirt推出,不知你來港的時機能不能配合得到呢?

達兄:女人不明白男人為什麼要知道這問題。

說...

女人不明白男人為什麼要知道這問題。

唉~~乜你呢句咁中咁夭心架~~~

上次我係咪冇同你講,我好耐之前去台灣,其實有手信俾你,下次食飯俾你。

吴洪文 說...

好期待你将会推出的Heineken/7-11的T-shirt.如在七月尾我就没那福份遇到了.希望利先生你会将相片放在网上,好让海外的利志达迷们"望梅止渴"啦!
也希望你的旧作品快点推出復刻版啦.好让我们这些新读者可以买到和收藏到.

利志達 說...

達兄:食飯,Call我。

吳兄:有最新消息,一定告知天下,請留意。至於作品復刻,我也好想,一定有機會的,一定...先多謝你。

匿名 說...

哈我轉了話題了!
前兩天終於看完這套戲,很滿足!勁~
有一節我看到鼻子酸起來---
是Graysmith那個已離家的太太回家,看到一屋子都是檔案箱和文件。他不知在找什麼而她就拋給他一個大信封(轉交他的文件), 那時Graysmith之前追著的線已經證實是錯的了。
故此他頹坐在地說了一句:「一切都已沒有意義。」
我想大概任何一個曾經堅持自己的理念但在中途發現到好像甚麼都得不到之時, 都曾經發出過這樣的哀歎。

匿名小姐

利志達 說...

Sorry,匿名小姐,久久未有回應妳,希望妳沒有因此而嬲怒。
妳說得絕對的對!凡出過心神努力的,一定也會體會到那種沮喪,我經歷不少這樣的局面,所以知道也會感動於此。
妳近况好嗎?有看什麼好東西?

喂,不如匿名小姐留個名字,叫匿名的怪怪的,只是個較像名字的稱呼,隨便寫上一個。當然妳愛這樣的稱號,也OK...